马士基自动化码头为何在洛杉矶遭受“狙击”?

2019/3/15 9:59:55 次浏览 来源:阿法牛(AlphaBull)

国际码头工人和仓库工人联合会(国际仓码联合工会,ILWU)表示,400号码头(Pier400)的自动化计划使机器人优先于人。

马士基集团的子公司马士基码头公司(AP穆勒码头公司,APM Terminals)计划在洛杉矶港口400号码头“测试并最终配置”自动化设备,这一计划正在受到国际仓码联合工会(ILWU)的抵制。

在去年12月的洛杉矶海港委员会会议上,国际仓码联合工会第13区的总裁马克· 门多萨抱怨总部设在丹麦的马士基码头公司是来这里取代工人的一家外国公司,并称“自动化对社区不利,对劳工不利,对美国不利”。

有关马士基码头公司计划的信息有限。马士基码头表示,它最初计划在会议上讨论沿海开发许可证,“在400号码头进行轻型土木工程、增加电力、电池充电站和冷藏架。它说,该许可证将使该公司“最终能够在该设施中容纳电动、环境保护、自我导航的集装箱跨运车搬运设备”。

马士基码头表示,在现代商船于2017年关闭加利福尼亚联合码头(CUT)运营之前,该设施已租给加州联合码头的400号码头进行测试。



在致客户的一封信中,马士基码头解释说,其工作“必须确保Pier 400符合即将出台的加州空气资源委员会(CARB)规定和清洁空气行动计划(CAAP),该规定要求,到2030年,所有集装箱处理设备的排放量接近于零。作为该规定的一部分,马士基码头必须在今年提交计划,说明公司将如何实现合规。

关于许可证的讨论已从会议议程中删除,但港务委员会(Harbor Commission)主席杰米·李允许在座听众发表评论,因为有大量发言人出席了会议。国际仓码联合工会成员在举行会议的港口总部外举行抗议活动。

门多萨表示,马士基码头希望安装能够取代集装箱拖车,通常称为“炸弹推车”或UTR的专用底盘的卡车,在码头上穿梭集装箱并由国际仓码联合工会成员驾驶的机器。他说,这一变化将影响成千上万的工人,不仅是码头上的工人,还有那些依赖码头工人消费的社区商业与服务业从业人员。

国际仓码联合工会前国际副总裁莱伊·费米拉斯表示,马士基码头计划购买约130辆自动混合式跨运车。他说,该公司计划购买的同样设备可配备司机,以便码头工人可以保住他们的工作。

费米拉斯说:“我们代表人类,而不是机器人,人类需要就业。机器人对社区来说是一项损失。马士基码头希望在Pier 400码头开展工作的机器人不在当地社区购物,他们不支付城市税或州税,他们不投票给政客。事实上,除了为选择这项资本投资的公司创造收入外,他们什么都不做。”

他还表示,自动化跨运车的使用会限制集装箱堆放高度,最多只能堆到三个高,并问道,港口如何能够处理更多的集装箱?

马士基码头发言人汤姆·布伊德表示,一年以来,马士基码头公司已与该工会讨论了其码头计划,并表示需要对设备进行测试才能看到它的业绩。他说现在讨论它计划最终在码头安装的设备或可能会影响多少就业岗位还为时过早。

布伊德指出,南加利福尼亚州的洛杉矶/长滩港已经有两个高度自动化的集装箱码头在运营,即位于长滩港中港的长滩集装箱码头(LBCT)和位于洛杉矶港的136-147泊位的TraPac码头。而且在国际仓码联合工会和集装箱码头运营商签订的劳动合同中明确允许运营商将自动化技术引入其运营中。”据悉,这两个码头,前者是东方海外航运公司建设的,目前正在待出售,后者是日本商船三井建设并营运的。除了使用自动导引车和自动堆垛起重机的长滩货柜码头外,洛杉矶港的TraPac码头还使用自动跨运车和自动堆垛起重机。

费米拉斯表示,其他自动化码头(如LBCT)使70%的工人丢失工作。

费米拉斯说:“我厌倦了听全球码头运营商说,这是关于劳动力,节省劳动力成本,部分港口总体规划正在为当地社区提供就业机会。”

门多萨感谢委员会推迟对许可证采取行动,他说:“让我们在这里找出某种解决方案。如果我们必须与他们见面,那就这样吧,让我们见面,但不要取代这些工人。“

代表海事办事员的国际仓码联合工会第63区的总裁乔·加斯佩罗夫说,还有其他选择方案可以让人们受雇,并仍然符合港口的环境目标。

国际仓码联合工会第13区的副总裁盖利·赫利塔指责马士基码头“试图摆脱我们这个工人阶级。这不仅是针对我们的劳动力,也是针对我们社区的直接打击。”



马士基码头西海岸劳工和监管事务高级主管约翰·欧奇斯告诉海港委员会和挤满国际仓码联合工会成员的听众:“我代表了一个大坏蛋公司,我代表你们的租户。我们对于和你们建立的合作伙伴关系、我们在洛杉矶所取得的成功,以及过去我们在长滩港所取得的成功,都非常在意。我们也知道你们是我们的员工,是那些搬运货物的人。尽管你可能认为A.P穆勒(A.P. Moller)是一家外国公司,但是你从没见过这家公司在丹麦的人。A.P穆勒码头洛杉矶公司(APM Terminals Los Angeles)是一家美国公司。我们是一家独立的公司。”

欧奇斯告诉门多萨:“我意识到,对于你所处的地位以及你作为国际仓码联合工会北美最大地区的总裁而备受尊敬的角色,我们告诉你的消息是可怕的。我尊重我们困扰你的情况,我尊重你今天早上在这里做的事情。如果我坐在你的位置上,我可能也会做同样的事情。”

欧奇斯说:“作为港口的租户,我们的租约将清洁空气行动计划放在我们身上。我们要做的自动化与清洁空气行动计划保持一致。但我并没有隐藏在清洁空气行动计划的后面,我们正在努力获得节省的劳动力。它们是相关的,但它们是不同的问题。”

他说,2002年国际仓码联合工会与太平洋海事协会(PMA)之间通过谈判,代表雇主谈判的主合同使海运码头能够利用技术消除海事职员的工作。

马士基码头在其客户信函中表示,由于劳动力成本,Pier 400“是世界上成本最高的码头之一。”

欧奇斯指出:“在2008年的讨价还价中,我们谈判引入自动化的能力,取代了沿岸工作。这种语言已经签订了11年的合同。”

欧奇斯随后当场宣读了国际仓码联合工会与太平洋海事协会合同的第15部分条款:“工会不应干涉雇主有效运营和改变工作方法以及利用节省劳力的设备的权利。”(“There should be nointerference by the union with the employers’ right to operate efficiently andto change the method of work and to utilize labor-saving devices.”)

世界最大的集装箱独立非营运船东塞斯潘,携手韩国现代商船,联合投标原东方海外旗下的长滩集装箱码头,已列入前三名名单,日前临阵脱逃,宣布放弃。这事是不是因为看到隔壁洛杉矶港上演了码头工人工会怼马士基自动化码头。陈兵的潜台词:“咱惹不起,躲得起”?

译自

Chris Dupin: ILWUblasts plan to automate Los Angeles terminal, American Shipper Jan 28, 2019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阿法牛(AlphaBull),撰文/徐剑华,感谢原创,©版权及责任属于原作者,本平台客观发布,表示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