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市难改“猴性”原油期货唱出“中国好声音”

2019/1/28 9:57:20 次浏览 来源:中国证券报


2019年伊始,油市春意渐浓。然而,2018年的前车之鉴暗示,好的开始并不一定有好的结局。国际形势纷繁复杂,油市难改“猴性”,风险管理工具大有可为。国内原油期货自上市以来,境内外高度关注,影响力持续增强,话语权不断提升,唱出了一曲“中国好声音”。


“猴性”油市提升避险需求 

在就油价的最近一次发声中,国际投行高盛预计,布伦特原油在2019年的均价将会超过其此前预估的67.50美元/桶,原因在于全球需求前景好过此前预测,产油国减产的力度则强于预期。

高盛做出这一番判断的另一背景是,2018年末以来,风险资产掀起一波跨年上涨行情。以道琼斯工业指数衡量,最近一个月,美股已从2018年末低点反弹了将近14%。而作为大宗商品的风向标——原油大有王者归来的架势。在2018年西方圣诞节前夕,WTI原油期货一度跌至42.36美元/桶,40美元关口岌岌可危;但在假期后首个交易日,纽约原油就大涨了将近10%,实现华丽转身。截至1月25日,WTI原油期货收报53.55美元/桶,已较1个月前的低点反弹超过26%。同期,Brent原油期货也从最低50.22美元/桶反弹超过20%,1月25日收报61.44美元/桶,

风险情绪的回升,配合对供需前景的重估,市场对短期油价继续上涨的线性思维得到强化。洲际交易所(ICE)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1月22日当周,投机者所持Brent原油净多头头寸再增加30029手至202934手合约。

然而,太多前车之鉴表明,好的开始并不一定有好的结局。2018年的油价走势就是一个例子。2018年前三季度,油市顺风顺水,持续上涨,到2018年10月初,WTI原油最高涨至76.90美元/桶,Brent原油最高涨到86.74美元/桶。正当油价将破“百”的声音此起彼伏之时,原油却调头急挫,纽约油价和布伦特油价最多时双双较高点下跌了超过40%,并创下近四十年最长的连续下挫纪录。

“供需是决定油价走势的根本性、长期性因素。”宝城期货年度报告指出,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放缓降低了原油需求预期,2016年初开始的原油上涨周期已结束。

“不管是EIA、IEA还是OPEC,均在其报告中指出了未来原油需求增速的下行。”海通期货年报进一步指出,2019年影响原油供需及价格的关键变量在于供给。目前在“OPEC+”减产120万桶的背景下,原油市场勉强实现供需平衡,然而,地缘政治、减产执行情况、美国增产等使得未来供给端存在诸多变数。

事实上,几乎就在高盛唱多的同时,巴克莱宣布将2019年布兰特原油价格预估从72美元下调至70美元,将第一季度油价预估从71美元下调至65美元。另据EIA最新报告显示,美国1月18日当周汽油库存打破历史纪录,原油库存也大幅增加797万桶。美国的高产量与高库存,恐将给短期油价上涨戴上“镣铐”。

本土版原油期货更接地气 

2018年,原油价格走势波澜壮阔。这一年,也是我国原油期货上市的元年。2018年3月26日,中国原油期货在上海期货交易所子公司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正式挂牌交易。

我国是全球重要的原油进口国和消费国。2017年,我国进口41996万吨原油,首次超过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原油进口国。一同上升的还有原油对外依存度。据中金公司报告,2017年,我国石油对外依存度上升至68%。而海关总署近期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共进口原油46399万吨,再创历史新高,较2017年增加4403万吨。

“2018年我国石油对外依存度已上升至69.8%,天然气进口持续高速增长,对外依存度大幅上升至45.3%。”中国石油集团经济技术研究院近日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预计2019年油气对外依存度还将继续攀升,构建国家油气安全保障体系,提升国际油气市场话语权,成为当务之急。

“上市原油期货的初衷,是为了客观全面地反映我国及亚太地区的供需关系,进而弥补现有国际原油定价体系的缺口,建立反映我国及亚太石油市场供求关系的价格体系,同时也为企业提供有效的价格风险管理工具,为企业持续经营提供风险屏障。”上期所有关人士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

中金公司研报指出,虽然欧美原油期货市场已比较成熟,但其价格无法客观充分地反映我国乃至亚太地区的原油供需关系,对相关的石油化工企业以及贸易商而言,缺乏直接有效的价格参考以及对冲工具。挂钩中质含硫原油的中国原油期货则可以弥补这些缺失,有助于形成反映中国及亚太地区石油供求关系的基准价格体系,同时,可为原油产业链企业提供更贴身的套保工具。原油期货的推出,还进一步丰富了金融机构大类资产配置工具。

国际化品种初显身手 

到上周为止,我国原油期货上市正好满10个月。在不到一年时间里,上海原油期货市场已跻身全球三大原油期货市场的行列。业内广泛评价,上海原油期货是近十几年全球最成功的新上市原油期货品种。

自上市以来,原油期货成交量和持仓量稳步增长。2018年全年,按单边统计,原油期货累计成交量2700万手,成交金额12.74万亿元。日均成交量超过14万手,最高达到35.98万手。从近期情况看,日交易量基本稳定在20万手以上。单日持仓量平均1.5万手,最高达到8万手。日均成交额超过670亿元人民币,最高达到1490.56亿元。

作为第一个国际化的品种,我国原油期货受到境外市场高度关注。在上市首日,就有中国联合石油、中化石油、香港北方石油、托克、嘉能可、复瑞渤商贸等多家境内外大型石化产业链企业客户参与交易。据上期所介绍,目前境外客户交易量已占到约10%,持仓占到15%至25%。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8年3月与10月,联合石化分别与壳牌和京博石化以上海原油期货价格签署了长期合同和现货合同,表明上海原油期货价格作为定价基准的接受程度在不断上升。

“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如今连美国的期货交易员也开始频繁关注人民币原油期货的夜盘行情。”有业内人士表示。

中金公司研报称,作为商品期货对外开放的探路先锋,原油期货在开放路径、税收管理、外汇管理、交割方式、跨境监管合作等方面将会积累下宝贵的经验,这些经验将为其他大宗商品走出国门铺路,进而推动我国商品期货市场的全面开放。

“上市天胶期权和20号胶期货,推进有色金属指数期货和期权的上市工作。推动现有期货品种对外开放,进一步提升重点品种定价能力。”上期所相关人士在介绍下一步品种创新和对外开放时透露,上期所20号胶将复制原油期货相关政策,以“国际平台、人民币计价”为上市模式,采用净价交易、保税交割的方案,全面引入境外交易者参与。